凌泫_找我先喊王太太

主攻文字,同人加原创,耽美BG一手托一只,深埋古风坑,欧美圈转战国剧,kkw正宫,站楼诚真爱、蔺靖夫妻、靖苏竹马,胡霍王道

【荣许/荣霖】【点梗】三生有幸(一)

之前 @乱衣沾香 妹子点的荣许梗,准备写成一个小长篇,今天是清水,明天上肉。

这两天因为自己的问题一直没能有新粮给大家我也很内疚,后面会尽力调整自己的,(是的,因为老公在米兰,所以无心写文,你们就这样理解吧。)今天这个就当开胃菜吧,这篇文是乱叙加插叙这样写的,明天会来交代一下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大家也可以在回复里写一下还想看什么梗,我也可以往里加。

还有一个问题在困扰着我,就是为毛我的热度上不去咧?你们不爱我吗?好想做个问卷调查啊~

——————————我叫正文——————————

昏暗的仓库里,吴阿四跪在地上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坐着的男人。

“荣……荣少爷,您怎么在这儿。”

那男人没说话,吴阿四感觉气氛不对慌张的开始语无伦次的辩解求饶。

“荣少爷,小人真的冤枉。您借小人一个胆子小人也不敢当汉奸啊。”

那人却连一个眼神都不肯施舍,摸了摸手上的红宝石戒指,冷冷的抬起手,身边有人举起枪

“砰”

一泼鲜血从脑后迸溅,那人死不瞑目的倒下去。

男人站起身,裹了裹身上的狐裘大衣

“我再说一遍,进了我荣家,胆敢投敌叛国的,死路一条。”

荣石头也不回的走出仓库,上了停在外边的车

“去荣华戏院。”

 

水牌子上端端正正的写着许一霖·大登殿,荣石迈步下车,戏园子老板就屁颠儿屁颠儿的迎上来

“荣爷、荣爷!您来了,您这一出去一个月,巧不巧,我们许老板的嗓子就哑了一个月,今儿才好,您就来了。”

荣石脚步一顿

“一霖病了?”

老板一愣,有些支支吾吾的

“伤风,小病,小病,已经好了。”

荣石没有再往里走,直接拐到后台。老板一路小跑跟在后面,

“荣爷,后台不干净,您可别……别…哎呀!”

荣石步步生风的一路闯到许一霖的休息间,还没推门就听见里面学徒在低声的劝

“许老板,您可不能再拿冰水砸嗓子了,要是真倒了不是糟蹋玩意儿吗,那个陈爷见天儿守在院子里,您躲也躲不开,前儿个还闹出事儿来了,老板让您露一面也是为了您好。”

荣石没有推门,而是回头看老板

“怎么回事?什么陈爷?”

老板低着头不敢说话,荣石扔给跟在一旁的索杰一个眼神,看着索杰低头走开,然后自己推开门,学徒被开门声吓了一跳,回头见是他,有些紧张

“荣……荣少爷。”

荣石撇了撇嘴,把人轰出去,自己站到对着镜子坐着的许一霖背后。双手放到他的肩上。

镜子里忽然多出半张脸,许一霖一抬眼,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粉红粉红的。

“我……我……我回……回来了。”

许一霖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荣石一转身坐到妆台上,正好把桌上那半杯冰水挡住。

“你……你猜,我……我把……把什么,给……给……给你带回来了。”

许一霖一双鹿眼早变了兔子眼,心里装着事儿又不敢跟荣石说,低着头不肯说话,荣石往日里送来的东西里,新奇怪异的东西也不在少数,许一霖这会儿没心思跟他逗。

荣石也看出来他不高兴,没逗他,从怀里拿出两张纸,在许一霖面前抖开

许一霖偷瞄了一眼,但只这一眼就再也转不开目光了

“地契、房契。荣石你……”

荣石偏着头看着许一霖兴奋的泛红的脸,自己也傻呵呵的笑。

“你……你家的水……水粉……铺,我给……给你……拿回来了。”

许一霖含着一汪眼泪把那两张纸紧紧地护在心口

“荣石,谢谢你。”

荣石笑的眉眼弯弯,伸了伸手,却没敢上去抱住他,反而背过身去,低着头去拨弄头面上的坠子,

“我已经交代索杰了,但是修整铺子、进货,林林总总这一堆事情下来,总要两个月才行。”

许一霖转过身,好奇的看着荣石

“哎?你不结巴了?”

荣石有些尴尬,又有点无奈,的确,不看着他的时候自己就不会那么紧张,但此刻他只能挥手拿起桌上的杯子,想喝口水掩饰自己的紧张,但冰水入喉却被冰了一下,许一霖的笑意更深了些。

“谢谢你替我拿回水粉铺,但是我实在不是经商的材料,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守不住水粉铺了。”

荣石看着他又泛起水光的眼睛,忙一把拉住他

“谁……谁说要……要你经商了,数钱,会吧?”

许一霖点点头,

“那……那就行了,以后你……你就坐在铺子里数钱。”

“哦,合着那么大的荣家,就是你荣大少爷数钱数出来的?”

荣石假正经的点点头。许一霖配合的笑起来,接上他刚刚的话

“时间不是问题,老板对我很好,我也要给老板一点时间才行。把最后两个月唱……”

许一霖的话忽然就停在了一个“唱”字后面。然后荣石就看着纤细的身影在自己面前失落下去,他有些明白许一霖在苦恼些什么,但在没有清楚事情原委的时候他不会贸然说话。他只能轻轻搂住许一霖,视线避开他的脸

“没事,我……回来了,什……什么事,都没有了。”

许一霖就倚在他肩上,眼眶子里盈盈的泪光倔强的没有流下来。

“荣石,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

荣石拍了拍他的背

“上妆吧。”

因为荣石回来了,许一霖也没有再难为自己,乖乖上妆换了衣服。荣石没有打扰他,倒不是他不想看许一霖扭扭捏捏的在自己面前红着脸更衣,而是他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从化妆间出来,索杰已经守在外面了,跟上他的脚步,在他耳边低声汇报

“人叫陈方正,是新政府派驻沈阳的,后头有日本人撑腰,就在戏台上见了一面,就非点许老板吃饭,许老板没应,他也没强求,然后就见天儿包场,戏服、头面、把件儿,流水似的往园子里送,许老板拿冰水把嗓子砸哑了,称病不上台,才消停了。但是戏园子没了许老板的大轴,生意立马就见下,前天陈方正又来戏园子里闹了一通,好悬还差点儿出了人命,许老板挨不住老板软磨硬泡,才答应今儿再开戏的。”

荣石摸了摸左手上的戒指

“陈方正。”

索杰默默的低下头。

 

“大王爷有旨,宣王宝钏王娘娘上殿——”

大妆的许一霖从台口缓步走出,端端正正的站在台中央。

荣石的视线从许一霖身上慢慢转移到对面的包厢,半张脸埋进狐裘领子里,掩盖住嘴角一丝嘲讽的笑意,对面的陈方正感觉到来自荣石的注视,炫耀一般的点头示意然后故意大声的喊了个“好”。

显然,他捧许一霖的事,对方是知道的。

“索杰,一会儿直接去后台把一霖接去家里。”

索杰躬身应下,刚转身就被荣石叫住

“等等,多带几个人过去。”

索杰一脸明白,转身点了几个人走。

台上的薛平贵已经在给王宝钏和代战公主颁赐尚方宝剑了。荣石拢了拢大衣站起身,往楼下走去。时间刚刚好跟陈方正迎面遇上,荣石难得的主动打招呼

“陈先生,这么巧。”

陈方正伸出手与他握了握

“不巧,我恭候多时了。”

荣石挑了挑眉

“此话怎讲?”

陈方正装模作样的望了望天色

“天色不早了,荣少爷有没有兴致,赏脸共进晚餐啊?”

说着往台上瞄了一眼,许一霖正在谢幕

“顺便研究研究许老板的唱腔。”

荣石的手一握一松

“陈先生移驾热河,荣某自当一尽地主之谊,但许老板,我看就不用出席了吧。咱们的话题,怕许老板听了会闷。”

陈方正竟然没有多纠缠就与荣石一同去了饭店。

陈方正亲自为荣石斟了酒

“荣大少爷,百闻不如一见,您可果真是位贵人啊。见您一面,可是花了我大价钱啊”

荣石端起酒杯,却没往嘴里放,端在手里看着

“陈先生此话怎讲啊?”

陈方正也给自己斟了杯酒

“荣大少爷连日本人的面子都不给,凭我一个小小的办公厅厅长,若不是戳对了荣少爷的穴位,又怎能有这个福气坐在这里和荣少爷说话呢。”

荣石眯眼看他

“陈先生是想跟我做生意,还是……”

“小事儿,我有一批好东西,有货、有销路,只是想借荣少爷的仓库放一放”说着伸出两根手指头“给您,两成。”

荣石有些不动声色的只望着杯子里的液体,陈方正眯了眯眼

“说实话,一般般的事儿,我也不会找上荣少爷,丢性命的事儿,荣少爷您也没少干,你我都是中国人,睁一眼闭一眼的过日子呗。”

荣石把酒杯放下

“陈先生认识吴阿四么?”

陈方正笑了笑

“我的人,死在你手里了。但是……”

荣石点点头

“你能拿到想知道的消息,我也能杀了你的人,威胁的话咱就别说了,要做生意,您就跟我透个实底吧。”

陈方正立马笑逐颜开,朝身后一挥手,有人递上一个油纸包,陈方正掂在手里,慢慢打开

“老弟,这可是宝贝。你看仔细了。”

不用陈方正打开纸包,隔着油纸的那个味道,荣石就已经闻出来了。伸手压住那个油纸包

“陈先生这个东西,怕也只能放在我荣家的仓库了。”

陈方正笑了笑

“还是那句话,两成。”

荣石笑了笑,伸出三个手指,

“三成。”

“荣少爷,卖鸦片膏子是犯法,可……抗日……罪过更大吧。”

荣石理都不理他,掸掸衣角就要起身走,陈方正反倒急了

“别别别,哎呦,荣大少爷,得啦,我是服了,三成就三成!”

荣石回身端起酒杯,朝陈方正敬了敬,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就往外走

“荣老弟,这饭还没吃呢!”

荣石头也不回的摇摇手

“陈厅长的饭,荣某可没肚子吃。”

 

到家的时候家里面正热闹着,荣意拉着许一霖非要学戏,结果唱腔跑调、腰身僵硬,学的不成样子,荣树在一旁笑话她,惹得荣意追着荣树满屋子打,荣树没地方躲,藏在许一霖身后,许一霖帮荣树挡着荣意,还要当心荣石这一屋子古董,

“美人哥哥你让开,我今天非要打这个臭小子!”

荣树抓着许一霖的衣服,从他身后探出头来,荣石从门口看去,只看到许一霖被荣树抓着衣服现出来的腰身纤细柔软。

“本来就是嘛,一霖哥唱的像黄莺,你唱出来就像乌鸦!”

许一霖挡在中间当和事老

“哎呀好了,荣树你少说两句吧,别气你姐姐了。”

荣树吐着舌头做鬼脸,气的荣意伸手又要打,被许一霖一把握住手腕

“荣意你也别打他了,姑娘家家的,要温柔一点。”

荣意小嘴儿一撅

“我就这样了,美人哥哥你让大哥温柔去吧。”

许一霖笑

“我就喜欢你大哥那个性格。”

这话来的突然,站在门口的荣石一愣,有些进退两难,好巧不巧的那两只白羽鹦鹉叫起来

“害羞了!害羞了!要结巴!要结巴!”

屋里的三个人齐齐的回头看。

荣石捂了捂脸,

“一霖,我……我明儿就……把这俩破鸟炖……炖了,给你补身子。”

许一霖没想到荣石就在门口,也吓了一跳,低着头闷声笑

“别,你要不喜欢就给我,我喜欢。”

荣石白了后面那两个小的一眼

“那……让……让这鸟,跟……跟你,学唱戏。”

荣意本来还笑着呢,后来看荣树憋笑憋的脸都红了才反应过来

“大哥!你也笑我!”

许一霖脸更红了

“好了,你也回来了,我就先回去了。”

“哎,你……你……别……”

荣意看着大哥就着急,替他大哥说了后半句

“美人哥哥,天晚了你就别回去了,我大哥想你跟他一起睡。”

荣石今天是被这一家子坑苦了,两步走过去照着荣意的脑袋就是一下

“姑娘家的,哪儿学来的这些话。”

荣意捂着头躲到许一霖背后,和荣树站到一起

“美人哥哥,你就留下吧,保护我们。”

两个人这会儿也不打了,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统一战线帮哥哥留美人。

荣石不由得看着这两个小的也顺眼了些。

许一霖原本是从不在外面留宿的,荣石知道,也没抱多大希望,今日把他接来原本也只是为了让许一霖避开陈方正而已,但没想到,许一霖竟想了想就答应了,那双清澈的眸子望着荣石。

“的确是晚了,就麻烦你了。”

荣石忙回身招呼索杰和小五

“去准备客房!把那床鸭绒被拿出来,叫后面烧热水!”

荣意偷偷扔给索杰一个眼神,然后肆无忌惮的给弟弟泼脏水

“那个,大哥,荣树今天在花园打球的时候好像把客房的玻璃打碎了,”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那一溜的客房玻璃都碎了。”

荣树没想到荣意给自己扣黑锅会扣的这么利索,吓得蹦起来

“姐!你……”

荣意一把拉住他,

“这孩子太不像话了!大哥,你陪着美人哥哥,我回去教训他!”

说着拉了荣树就走。剩下一头雾水的荣石和一个无奈的索杰。索杰往前走了一步

“大少爷,咱家的客房久不住人了,许……许少爷要住也是临时决定的,恐怕一时半刻住不进去。您看……”

荣石对于弟弟妹妹和索杰真真假假的话很是感激,装模作样的想了想

“那,就让许少爷住我那屋吧。”

许一霖看着这一屋子人把自己当傻子一样很是无奈,想插嘴但是荣石根本没给他那个机会。

于是被荣家糊弄的团团转的一霖就莫名其妙的坐到了荣石的床上。

荣石比许一霖还紧张,但用力克制着,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就看到许一霖低着头坐在床沿,自己的睡意套在他身上有些大,从领口望下去,几乎能一览无遗。

荣石觉得喉头冒火,咽了咽口水,把毛巾扔到一边,许一霖看着他还在滴水的头发皱起两道浓眉

“头发要擦干才能睡觉。”

说着走上去拿起毛巾要给荣石擦,荣石乖乖的坐下把自己的脑袋交到许一霖手里,一霖站在他面前擦了两下,感觉有点不对劲。荣石低头坐着,自己站着,荣石的脑袋正好对着自己的……难怪荣石一直坐不住,许一霖想了想爬上床,跪在床上从后面帮他擦,终于好一点。荣石也觉得这个样子好一点,眼睛看不到他自己也没有那么紧张了,才想起,还有大事要跟他说

“对了,一霖,那个陈方正你不用怕了。”

许一霖也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为什么会来到荣家的了。

“哦,我都忘了问,你今天跟陈方正去吃饭,说什么了?”

“他缠着你,是为了见我,跟我谈生意。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一点,陈方正这个人颇有来头。”

许一霖紧张的抓住荣石的肩膀

“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没有,天底下,还没有能让我荣石为难的事。”

这话说的霸气,但荣石的肚子却不解风情的叫了起来。荣石有些尴尬的别过头,反倒是许一霖跳下床

“我都忘了,你晚上跟陈方正出去,一定没吃好,我去叫索杰。”

许一霖也不知道荣家谁是厨子,只能想到去叫万能的索杰,但荣石却摆了摆手,堂堂荣大少爷大晚上的饿的睡不着觉,传出去,不要说别人就是荣意和荣树那两个小祖宗就够笑话的了。

“别……别叫人了……我……我去……去找点儿点心。”

许一霖不准,荣石皱着眉跟他对峙了一会儿

“要不你去给我下碗面吧。”

这回轮到许一霖愣住了。

 ————————我是胡话————————

明天我们来讨论一下“下面给你吃”的问题……(捂脸)



评论(27)

热度(252)